評論(0

《那女人很可怕》

標籤: 暫無標籤

《那女人很可怕》。這裡有一個女人,她善良、純樸、平凡。 突然有一天,她面臨著放棄人生的命運。當人要放棄自己的人生的時候,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變成徹底的純粹,要不就是比現在更加頑強地生活下去的意志。絕對完美的純粹是沒有了任何意圖和算計,失去了所有慾望的狀況,但是想活下去的一直卻被目的和計算包圍著。

 

1 《那女人很可怕》 -基本資料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片名:那女人很可怕
視台:韓國SBS
國家:韓國
類型:劇情/愛情片
首 播:2007年10月8日
導 演:鄭孝
編 劇:徐永明
主 演:有善--飾崔永琳
    金有錫--飾白正振
    崔貞允--飾白恩愛
    姜成民--飾河慶彪

2 《那女人很可怕》 -劇情梗概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這裡有一個女人,她善良、純樸、平凡。 突然有一天,她面臨著放棄人生的命運。
當人要放棄自己的人生的時候,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變成徹底的純粹,要不就是比現在更加頑強地生活下去的意志。絕對完美的純粹是沒有了任何意圖和算計,失去了所有慾望的狀況,但是想活下去的一直卻被目的和計算包圍著。
也許人生的意志力本身是單純的,但是在被社會規範支配的倫理的世界里,慾望可以用善與惡、正當與不當等等尺子來判斷和評價。之後會分為善人、壞人、好人。
那麼,這裡的女主人公觀眾們會用什麼樣的尺子去衡量和評判呢?

3 《那女人很可怕》 -主要人物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崔貞允飾白恩愛

姜成民飾河慶彪

金有錫飾白正振

有善飾崔永琳

有善飾崔永琳
外表美麗、開朗、淳樸,其實內心深處隱藏著火山,是善與惡共存的人物。
夢想著平凡的幸福,但因愛人的變心而經歷了痛苦和絕望,並變成了復仇女神。
97年25歲之前,她是善良、美麗的幼兒園老師,之後經歷著悲慘坎坷的命運,最終緊緊握住了勝利的旗幟。

金有錫飾白正振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恩愛的表哥,也是恩愛丈夫河慶彪的競爭對手。有能力、有著男人的氣質,但利慾心很重。認為河慶彪的出現削弱了大伯白會長對自己的期待和關注。加上白會長和崔英琳的關係越來越近,更加另他不安。

崔貞允飾白恩愛
新城企業白東柱社長的獨生女兒,也是將來唯一的繼承人,大學畢業後進父親的公司。
雖然從小失去了母親,但是在叔母的照顧下健康地成長。性格善良,與世無爭。與堂哥白正振也像親兄妹一般。進入公司后與河慶彪相識並陷入愛情,她並不知道慶彪有女人的事實,與他舉行了婚禮。

姜成民飾河慶彪
英俊、聰明,也許是因為不幸的童年陰影,身上有股憂鬱的氣息。父親因病去世后,母親離家出走,和奶奶一起在姑姑家長大。靠自己的能力讀完大學,孤獨傷心的青春年代,因英琳的緣故有了很多的安慰。內心深處強烈地期望有朝一日自己高高在上,因此當遇到了公司老闆的女兒白恩愛后,毫不遲疑地拋棄了英琳。

4 《那女人很可怕》 -分集介紹

第1集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英琳邊開著車邊和母親愉快地聊起了天,不知不覺地車到路中央,這時對面有輛貨車闖過來,英琳努力轉動方向盤。車掉進旁邊的山坡,砰地一聲車爆炸了。
時間追隨到1997年,英琳對著來找自己的承美說自己在忙著幼兒園小朋友們的秋遊事情,承美問她是不是一個月沒有見到河慶彪了,英琳說慶彪剛剛升職調到企劃室,工作很忙。
第2集
英琳高興地聽著電話里傳來的慶彪的聲音,但慶彪淡淡地說自己很忙。英琳說擔心白天打電話防礙工作,所以現在才打給他電話,並告訴慶彪下星期會和媽媽一起去見慶彪。慶彪聽后表情僵住,慌忙阻止英琳過來。英琳說有話要對慶彪說,但慶彪說自己要去國外出差,叫英琳不要為自己特意來一趟,說完掛斷電話。

第3集
電話鈴突然響起,慶彪和恩愛同時看著電話機。慶彪以為是英琳打的電話,猶豫一會接起電話,聽到白會長的聲音,慶彪暗自吐口氣。按白會長的指示,慶彪來到了餐廳,在那裡白會長看著慶彪流汗,關切地讓他回家休息。慶彪被白會長的關照大受感動,並回憶起自己的父親。英琳對母親說一定會和慶彪在一起,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4集
承美見英琳的車沒跟上來,開始不耐煩,根錫對承美髮火,說英琳會跟過來。承美在休息站停下車,突然她注視起英琳的車發生事故的地方。從周圍的人的話中承美才知道英琳的車被翻到山溝,承美忍不住大哭。英琳被送往醫院,承美從醫生那裡聽到英琳流產的消息,忍不住大吃一驚。

第5集
慶彪在病床旁邊默默地注視著英琳,護士告訴他英琳懷孕3個月的事情。慶彪說自己不是患者的家人,只是認識的人而已,並意味深長地說老天在幫助自己。
承美問根錫與慶彪聯繫上了沒有,兩個人哦又開始拌起嘴來。這時慶彪的從他們身邊開過,車裡的慶彪看著兩個人,自言自語地說自己和英琳走著不同的路,讓她要好好地活下去,說 完流下眼淚。
正振對金女士說白會長給慶彪買了比自己的車還貴的車,感覺到早晚會有身份上的變化。

第6集
電視和報紙上紛紛公開報道經濟下滑,銀行倒閉的消息,白會長對正振說目前國家面臨著重大危機。正振建議只能接受救濟金融支援。
慶彪在公寓收拾行李,這時恩愛帶著搬家公司的人來找他。慶彪按恩愛的要求把行李交給搬家工人,之後拿著重要的文件和恩愛一起出門。
永琳解開繃帶,發現了自己臉上的傷疤。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7集
永琳給慶彪打電話,但是那頭傳來沒有這個號碼,永琳不禁嘆口氣。在一旁的承美和根錫同時吃驚,永琳看著外面苦笑著。
正振從仁燮那裡拿到關於慶彪的文件,他問仁燮慶彪之前有沒有交往的女朋友。
恩愛為慶彪帶來親手做的食物,慶彪微笑著告訴她想和恩愛成為更進一步的關係。

第8集

承美告訴永琳慶彪並不是去美國出差,永琳讓承琳不要再查下去,自己會看著辦的。白會長聽到正振毆打女職員的投訴,把正振叫過來。對此,正振詳細解釋了和女職員之間的事情,金室長在一旁也附和著正振。慶彪從恩愛那裡聽到此事,判斷可能是正振自導自演的一齣戲。

第9集

根錫問永琳看沒看到剛剛過去的車裡的司機,永琳說只看到側面。永琳找到在房產中介工作的根錫的表哥,找到一處與很多人同住的房子。
慶彪到處奔波,為一個村莊的再開發展開調查。恩愛問白會長在子公司的位置是不是全部都定下來了,並試探性地說起正振的事情,白會長說正振還挑不了大梁,拿他和慶彪做比較。

第10集
永琳和承美說著慶彪,兩個人吵了起來,永琳終於爆發,讓承美不要再繼續下去。在一旁的根錫讓承美不要再永琳面前說慶彪,承美說慶彪肯定是背叛了永琳,至少要從慶彪那裡拿到賠償金。
永琳在家附近的公園裡看著孩子們踢球,並幫他們撿球,但是孩子們驚恐地逃跑。恩愛問慶彪車輛碰撞事故,慶彪說不知道。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11集
慶彪開車走近永琳,永琳獃獃地站著,突然擋在慶彪的前面。慶彪冷冷地讓永琳今後不要再叫自己的名字,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經忘了她,永琳聽后淚流滿面。慶彪告訴永琳以後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現,之後狠下心開車離開,不料與對面的車碰撞。

第12集

白會長結束高管會議之後,對正振表示辛苦,另他感動不已。
恩愛下班的時候問慶彪還記不記得和自己打賭的事情,慶彪泰然地笑著說自己的猜測肯定對。永琳在夢中看到之前和慶彪在一起的時光,醒來后忍不住嘆氣。

第13集
房東大媽來找永琳,對她的毀容表示可惜,並說自己給永琳介紹有錢的老頭,永琳聽后不知說什麼好。
永琳找到整形醫院諮詢,聽到這裡不能做這麼大的手術后,絕望地走出來。正走進醫院的俊哲從護士拿里聽到關於永琳的事情后,立刻拿起電話問起永琳的情況。

第14集
正和全家人吃飯的時候,正振文恩愛去哪裡度蜜月,白會長說年底太忙,自己打算取消恩愛的蜜月旅行。恩愛笑著對白會長說這樣的話給自己兩倍的夏天假期。
鄭女士突然來找永琳,永琳以為媽媽在外面欠債,或者是給自己來介紹有錢的老頭。不料,鄭女士表示自己的女兒一直不孕,問永琳能不能借身體,永琳再次感到絕望。

第15集
慶彪下班后和恩愛和金女士見面,忙著準備結婚用品。
承美回到家后發現永琳的大旅行包不見,她大吃一驚。承美看著永琳留下的信,想著永琳偷偷嫁給有錢的老頭,開始哭喪著臉。

第16集
鄭女士在自己的家裡準備迎接永琳,泰植和知淑對把永琳叫到家裡的鄭女士感到不滿。
白會長對恩愛說男人越有能力越沒有時間見女人,讓她做好準備和慶彪結婚。

第17集
根錫對承美說不知道永琳什麼時候回來,也不能這麼等著,叫承美把永琳的房租保證金拿出來在公園旁的小區里找一下房子。永琳斷絕一切和外界的聯繫,生活在鄭女士的家中。
承美對根錫說剛才來過一個記者,說永琳在法國巴黎和一個男人生活著。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18集
根錫表示那個男人連電話都沒打就直接來找他們的行為很可疑。承美回憶起那個記者看到經過房產中介公司的正振,說他是新城集團的繼承人的話。
永琳想著慶彪,自言自語地說「你幸福嗎?我現在很不幸, 我也會脫胎換骨的,我也不再是過去的永琳了,一定要等到我們再會的那天。」。時光流逝,根錫和承美舉行著傳統的婚禮。

 
第19集
永琳看著肚裡的孩子,自言自語地說是讓自己重生的天使,併流著淚說自己想念媽媽,也想念承美。
承美也對根錫說想念永琳,不知她過的怎麼樣。根錫在一旁安慰承美,承美告訴他自己懷孕的事情,令根錫驚喜不已。
正振叫慶彪一起去開發村莊,慶彪表示如果只是簡單的答謝的話,讓他自己去。

第20集
永琳生了兒子,泰植高興地抱著孩子。精疲力盡的永琳文鄭女士孩子的情況,但鄭女士告訴她就當做了一場夢,忘記一切,永琳聽后流下眼淚。
知淑來到分娩室,鄭女士告訴說生了兒子,並讓她趁永琳出院前趕快離開。 回到家后永琳獃獃地望著窗外,獨自說如果之前的一切是做夢的話,希望能趕快醒過來。

第21集
回到首爾的永琳坐在車裡感慨萬千,並自言自語地說現在開始她的人生會不同。慶彪對正振表示祝賀,但是轉過身後立刻淡淡地說正振高興得太早了。恩愛和白會長說一定要對自己去醫院的事情保守秘密。而承美抱著孩子陷入幸福之中。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22集
在新城集團的大廳,永琳把一花籃送給正振,表示幸福房產中介祝賀他的升職。永琳告訴正振希望以後有機會還見面,正振饒有興趣地看著她。慶彪看到這一幕後驚愕不已,慌忙從樓梯上了辦公室。永琳從新城集團的樓出來后遇到俊哲,俊哲告訴她有沒有在新城集團里認識人,如果有什麼事情自己可以幫永琳打聽,永琳獃獃地望著俊哲。

第23集
在承美家附近的公園裡,永琳發現了一直等自己的慶彪。永琳裝出不認識慶彪,慶彪祝賀永琳重新找回美麗。永琳失笑著謝謝慶彪,表示非常感謝他,但是慶彪對自己來說像戴了一幅面具。對此慶彪表示自己和永琳要走的路不同,希望她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周圍, 永琳告訴慶彪自己會走近慶彪和新城集團。正振向白會長問起趙熙子的女人是誰。

第24集
慶彪看著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永琳的臉大吃一驚。承美見永琳並不是和慶彪見面,而是和正振來往的話后,拍手表示現在才明白永琳說的要一點一點地折磨慶彪的話的意思。 恩愛高興地對永琳說起第一次和慶彪見面的情景,回家的路上,恩愛看著和平時不同的慶彪,內心不禁詫異。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25集
白會長向永琳表示自己就是這個集團的會長,永琳也自信地介紹自己。她給白會長介紹和自己同行的詹尼弗,並跟隨他走進會長辦公室。白會長給恩愛打電話,問對詹尼弗了不了解,並說是正振邀請的客人。正巧慶彪走進會長辦公室,發現了永琳后不禁呆住。

第26集
正振從恩愛那裡聽到給詹尼弗翻譯的人就是永琳的話,不禁大吃一驚,心想肯定是對自己有惡意的人搞的玩笑。恩愛向慶彪問起給詹尼弗打打電話的人是不是他,慶彪告訴恩愛即使別人說自己是殺人犯,最起碼恩愛要相信自己。恩愛對慶彪表示歉意,說自己夾在正振和慶彪中間也很難過。慶彪露出陰森的笑容,他開始懷疑是永琳聯繫的詹尼弗。

第27集
永琳告訴承美接到過恩愛的電話,承美問恩愛打來電話的理由, 開始埋怨永琳連自尊心都沒有。永琳聽后內心失落,承美告訴她如果想報仇就要做得徹底,要不然就放棄。永琳說自己的目的不是單純的復仇。恩愛對金女士說正振此次去國外出差,徹底和詹尼弗分手。

第28集
吃完飯後永琳和俊哲去承美家玩,聽到承美問他們是不是要結婚,兩個人啞然失笑。永琳說明天開始要上班,承美聽后對俊哲說要負責永林的上下班。承美在去辦公室的路上發現了黑色的?, 而俊哲也說起自己曾在永琳的公寓和房地產辦公室見過這個?。 在白會長的家裡,慶彪自言自語地說著這裡是自己的城堡,如果誰來打破這個夢想和幸福的話,會毫不猶豫地去粉碎他。

 
第29集
在新城集團里,永林給承美打電話,問起俊哲的情況。承美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俊哲替永琳被人拉走,醒來后被發現丟了錢包和手機。恩愛問白會長要不要叫來永琳問,但白會長表示先預約,並提出慶彪也一起去。正振從秘書那裡聽到永琳問起他的日程,感到詫異。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第30集
慶彪看著電腦里的文件,對永琳去美國的理由和在美國的事情,還有曾在臉上留下的傷疤等疑問一個個打開。之後慶彪自言自語地說著為什麼一定選擇在新城集團里。
白會長看著新入職職員的資料,知道了在幼兒房裡工作的崔永琳申請的事情。秘書說永琳的年齡不符合條件,對此白會長表示在新城集團里沒有男女差別,下令通過。白會長把此事告訴了恩愛,恩愛也同意不能對已婚或有孩子的女職員有偏見,要以能力分勝負, 堅決擁護起永琳。

5 《那女人很可怕》 -精彩劇照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那女人很可怕》《那女人很可怕》

6 《那女人很可怕》 -參考鏈接

http://ent.sina.com.cn/v/j/f/thewoman/index.html
http://ent.sina.com.cn/v/2007-10-25/19271764116.shtml
http://ent.sina.com.cn/download/photo/thewoman.html

上一篇[principle]    下一篇 [美國緬因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