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地處北極圈內的瑞典北部城市基律納,有一個已生存了上萬年光景的薩米民族,如今被人們稱為歐洲「最後的土著」。薩米族人丁一直不夠興旺,分佈在瑞典、挪威、芬蘭及俄羅斯等國,總共加起來不過8萬人左右。對於薩米族來說,馴鹿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他們隨動物們過著半游牧的生活,沉浸於自己的生活方式,自給自足,這個游牧民族在北極圈內過著傳統而單純的生活方式。

1 薩米族 -簡介

薩米族薩米族人

生活在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北部地區的土著居民,他們稱自己為薩米人,而外界一直稱他們為拉普人。按照人類學中人種學的劃分,薩米人屬於歐洲白種人。

他們是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上最古老的民族,確切地說,他們是古代歐洲一支民族的後裔,這個民族在歐洲大陸定居時,歐洲大陸上其他人種可能還沒有形成。按遠古石頭上的刻劃圖案所顯示的考古證據,薩米人約在一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完結后,已遷徙到該處居住。早期他們聚集於大西洋、北極洋與波的尼亞灣一帶,後來才逐漸移入內陸。

2 薩米族 -歷史變革

薩米族薩米人飲食

薩米族人丁一直不夠興旺,分佈在瑞典、挪威、芬蘭及俄羅斯等國,總共加起來不過8萬人左右。根據史料判斷,薩米人從未建立過自己的國家,甚至沒有產生過氏族和部落一類的組織,只是到了狩獵季節,幾個家庭會臨時組建成名為「西達」的互助組,狩獵結束后就又各奔東西了。 

1萬多年來,以狩獵、捕魚和放養馴鹿為生的薩米人一直身處惡劣的自然環境,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直到19世紀末,這種平靜的生活才被大批外來墾荒者打破。

隨著瑞典、挪威、芬蘭等國工業的發展,對鐵、煤和木材的需求越來越大,北極圈周圍的那片處女地便被視為資源的寶庫。在礦山、林場、鐵路乃至城鎮陸續建起后,外來移民逐漸蠶食了薩米人世代居住的家園。他們甚至採用武力或欺騙的手段,迫使薩米人放棄了傳統的生活方式,連一直放養的馴鹿,也被要求圈養。

在生活方式改變的同時,薩米文化也逐漸消失。如今,不要說薩米族的年輕一代,就連上了年紀的老人也沒有幾個能懂本民族語言,他們的名字也早與瑞典人、挪威人、芬蘭人沒有了區別,看不出任何薩米族的痕迹。

自上世紀60年代起,有人開展了薩米民族權利的保護活動,一些北歐國家政要親自出面,就他們歷史上對薩米文化的破壞表示道歉,並號召恢復這個歐洲「最後的土著」的文化。但是,薩米文化已被破壞得幾乎只剩皮毛,恢復起來又談何容易。

在基律納市,《瑞典指南》上是這樣描述的:「這裡是體驗薩米文化最好的地方。」可真到了基律納,若想尋訪薩米人的足跡,要麼參觀博物館,要麼報名參加旅行團,除此別無他途。

薩米博物館的面積不過100多平方米,參觀者寥寥。博物館內展品不多,有一些薩米人的傳統服飾,也有仿效當年薩米人狩獵、捕魚情形而做的模型。其中一塊介紹薩米人現狀的說明牌上寫道:「現在幾乎沒有人知道瑞典薩米人的精確數字,因為大多數人已經搬離了北極圈周圍這片他們世代居住的土地,遷到南方一些大城市去生活。而從他們的衣食住行上,連薩米人都講不出自己和瑞典人有什麼不同了。」

基律納僅剩的幾百名薩米人中絕大多數也在城市裡「隱居」起來,只有少數從事旅遊業的薩米人,在旅遊團到來時,會穿上傳統的民族服裝,在遊客面前喂喂馴鹿,並出售一些手工藝品。

3 薩米族 -人口分布

薩米人的總數為50000餘人,其中30000人是挪威公民,15500人屬於瑞典,4400人屬於芬蘭,在前蘇聯只有不到2000人,集中生活在前蘇聯西北部的科拉半島上。

儘管拉普人集中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北部,但與其他民族相比仍然是少數民族。挪威的薩米人大多數仍生活在北方的鄉村,芬馬克是薩米人的家鄉,可是薩米人只佔當地居民的1/4。

本來薩米人佔據大部份芬蘭土地,後期移居來的芬蘭人將他們推回北極圈之內。僅在芬蘭最北的猶茲喬克,拉普族人才超過芬蘭其他民族的人數。

芬蘭的薩米人分散地居住在北極圈內拉普蘭地區。集結成較大村落及社區的,主要在東拉普蘭的薩利色爾卡 (Saariselka) 一帶。

4 薩米族 -生活來源

薩米族的傳統生活來源包括畜牧、狩獵、捕魚、農耕和民族手工藝(duodji)。

5 薩米族 -服飾特點

薩城北面二十多公里的伊瓦洛 (ivalo) 是芬蘭其中一個重要社區,那兒的Skolt薩米人舊時本住在俄國境內,如今遷入芬蘭,卻擁有與該地傳統迥異的方言,以至民間服飾。 

薩米族芬蘭薩米族玩偶

薩米人的祖先身材矮小,由於與挪威人、芬蘭人、瑞典人和俄羅斯人通婚,他們已失去這個特點。如果不穿戴艷麗的傳統服裝,人們已無法辨認出他們就是薩米人。薩米人傳統的服飾以他們所戴的漂亮的帽子最具特色,這成為識別他們的特徵。 

薩米人在北極一望無際的冰原上定居,過著無拘無束的游牧生活,他們沒有建立自己獨立的國家,不受任何人統治。他們擁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信仰萬物有靈論,他們相信,大自然中從動物到石塊都有靈魂。山川、泥土、樹木、雲霧、冰雪、狂風等等都包含著各自的意志和可以運動的力量。這種對大自然的敬畏,透過薩米人的服飾,可以窺見一斑。 

四角帽

薩米人最具特色的四角帽,來源於一個與風神鬥爭的故事:相傳很久以前,拉普蘭地區狂風肆虐,人們無法居住。後來,薩米人想出了好辦法——把風神套進一個口袋。風神在袋子裡面東南西北四處竄,口袋就演化成了現在的四角帽。因此這頂帽子喻示的是薩米人用智慧和勇氣與自然鬥爭的精神。 

衣服顏色

除了帽子,薩米人的民族服飾也很有特色,大多是手工製成,搭配藍、紅、黃三種鮮艷色彩的麻布。藍、紅、黃是薩米人衷愛的顏色。上衣多為深藍和天藍色,領口、前襟、肩部、袖口和下擺處都捆有金黃和大紅兩色相間的花邊。男人們喜歡在腰部佩戴漂亮的芬蘭刀,腳蹬足尖翹起的鹿皮靴,顯得粗獷豪放;婦女們則喜歡戴鑲有花邊的紅色遮耳帽。 

深藍和天藍色,這是北歐純凈的環境里天空的色彩,無須說白天,甚至夜晚天空有時也是深藍色的。在極地,除了一望無際的雪地,目之所見,最多的便是天空的色彩,而生活在這樣純凈的天幕下,服裝的色彩取自自然,好像人也化在天空里一樣,也意味著人與自然的和諧相容。同時藍色還是海洋的顏色,早期薩米人聚集於大西洋、北極洋與波的尼亞灣一帶,可以說這是他們取自海洋的色彩,即便是後來他們移居了內陸,但依然割不斷與海洋的關聯。藍色,還象徵著永恆、博大,在極地遼闊的土地上,似乎自然中的萬物都是亘古即有的,而人卻是如此的渺小,人類是多麼渴望生命能夠保持永恆,這色彩,是薩米人對自然、對宇宙的參悟。

薩米族馴鹿雪橇是薩米人的傳統交通工具

紅色,幾乎是所有民族都熱愛的色彩,它是最強有力的色彩,熱烈奔放,象徵了薩米人頑強的生命力,尤其在這樣殘酷的環境里,紅色更是能激發人與自然抗爭的信心和力量。紅色,是大多數生物血液的色彩,鮮血對生活在北極的人還另有寓意。在極地,大自然提供給人類的植物類食物很少,人類自身無法攝取足夠的維生素,而動物的肉煮熟後會喪失大部分的維生素,缺乏維生素,人就會大大降低對敗血病的抵抗力。要想在這片寒冷、缺少植被的地方生存,就必須習慣於吃生肉,喝新鮮的動物血,否則將無法生存。這是生活在北極的愛斯基摩人千百年來同這片荒原鬥爭所取得的生存經驗。愛斯基摩人還直接喝海豹和馴鹿的血解渴,或者用動物血做湯。因為他們所吃的食物含有高蛋白和低碳水化合物,所以愛斯基摩人要飲用大量的水補充身體所需。對於同樣生活在地球最北端的薩米人來說,新鮮的紅色應該有著同樣的意義。就連工具上的血,對他們來說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薩米人最初靠獵捕北極野生馴鹿為生,他們跟隨馴鹿群遷移,就像所有的遊獵民族一樣。後來薩米人漸漸地開始馴養野生馴鹿,由於馴鹿的數量巨大,馴鹿群也繁多,為了區分馴鹿群和記錄馴鹿的數量,他們用自己特色的標誌方式來做標記:在新生不久的馴鹿耳朵上做記號,不同的記號表明不同的馴鹿群、不同的母鹿和數量。那把為馴鹿耳朵做記號的刀子在割過小馴鹿耳朵后從來不洗,任由血跡在上面自然幹掉,成為來年好收成的預兆。 

黃色,是亮度最高的色彩,尤其燦爛、輝煌。象徵著智慧之光,象徵著權力、驕傲。薩米人認為自然萬物都是有靈魂的,山川、泥土、樹木、雲霧、冰雪、狂風等等都包含著各自的意志和可以運動的力量。動物則比其他物體高一個等級,因為他們除了有靈魂、有自各自的形狀和所處的位置以外,最重要的特點是可以呼吸。呼吸使動物具有和空氣之神交流的特殊能力,這意味著動物比植物和岩石的能力更大。而人則是最偉大的,因為人不僅有靈魂、形狀、位置和呼吸,更重要的是因為人有名字,所以人的能力比海豹、馴鹿、岩石等更強。人就是萬物中最具智慧的生物。同時這種顏色也是取自自然,在高原或極地,花朵色彩特別艷麗,尤其是黃色。由於那裡紫外線特彆強烈,能對植物細胞的染色造成破壞,阻礙核苷酸的合成,這就破壞了細胞的代謝反應,不利於植物的生存。為了與這種不利生存環境的鬥爭,它們體內產生大量的類胡蘿蔔和花青素。這兩類物質能吸收大量的紫外線,從而減輕受害程度,使細胞能適應環境而正常生活。類胡蘿蔔素和花青素大量的產生就使花朵的色彩特別艷麗,類胡蘿蔔素使花朵呈現鮮明的橙黃色。 

薩米人這樣艷麗色彩的服飾,在北極圈的莽原上,是一朵瑰麗的花。 

6 薩米族 -民族標誌

馴鹿文化

除愛斯基摩人外,薩米人是北極地區土著居民中最為外界熟知的民族。他們以擅長馴養馴鹿聞名,他們的文化被稱為「馴鹿文化」。 對於Sami族來說,馴鹿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他們隨動物們過著半游牧的生活,沉浸於自己的生活方式,自給自足。

薩米人特有的鹿皮靴子,皮毛的方向有前有后,這樣可起到防滑作用;而靴底部分高高翹起,可避免在厚厚的雪地行走時陷入其中。這兩項薩米人的創造都被應用到了現在的滑雪板上,甚至有人說這種靴子就是滑雪板的雛形。還有薩米人刻在鹿角上的圖形,有的象徵自然界的太陽、雷電,有的則代表著家庭的和睦。很多從事薩米民族傳統手工藝品製作的人是地道的瑞典人,對於刻在鹿角上圖形的含義毫不知曉,甚至很多薩米人自己也無法解讀。

民族日

定於2月6日的薩米民族日從2004年起成為挪威的法定國旗日。慶祝薩米民族日的國家包括挪威、瑞典、芬蘭和俄羅斯,成為超越國家邊界的統一薩米民族的象徵。薩米民族日是為了紀念1917年2月6日舉行的第一屆薩米大會。該大會為薩米人的全國和跨國合作奠定了基礎。

民族旗

為了將薩米民族的旗幟包括在內,挪威於2003年4月修改了《城市公共建築旗幟懸挂法》。現在挪威的各城市和各個郡均可在任何場合懸挂薩米民族旗幟。

薩米民族的旗幟是薩米理事會於1986年確定的。薩米理事會是一個國際性非政府組織,由芬蘭、挪威、俄羅斯和瑞典的薩米組織成員構成。挪威《薩米民族法》第一章第六項授權薩米議會制定在挪威使用薩米民族旗幟的規定。

挪威政府行政大樓在2003年薩米民族日首次懸挂薩米民族旗幟。將來,行政大樓將於每年2月6日懸挂薩米民族旗幟,作為薩米文化地位的象徵。議會大廈也將同時懸挂薩米民族旗幟。

7 薩米族 -民族政策

哈拉爾五世國王陛下在1997年薩米議會(Sámedigg)正式成立開幕式的講話中強調指出,薩米族和挪威族都是挪威社會的組成部分。他對薩米人曾經遭受的待遇表示歉意:「挪威是建立在兩個民族——薩米族和挪威族——領土之上的國家。薩米族的歷史和挪威歷史是密切交織在一起的。今天,朕代表國家對因嚴厲的『挪威化』政策給薩米人民造成的不公表示道歉。」

薩米族奧羅斯小鎮上薩米人的馴鹿場

挪威政府曾於19世紀末對薩米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實施嚴格的『挪威化』政策。20世紀30年代後期,對薩米人較為積極的少數民族政策開始出現。挪威宗教與教育部在1956年任命了一個審查薩米問題的委員會。該委員會1959年完成的報告建議採取徹底擺脫「挪威化」和同化政策的新措施。基於這項建議,宗教與教育部在1962-63年度向議會提交一份報告,就此形成了議會首次全面討論挪威薩米民族政策的基礎。

其後在薩米地區採取的保護和發展定居點與經濟活動的措施,包括1974年建立薩米發展基金和1976年達成《馴鹿畜養協定》。

挪威於20世紀80年代成立了薩米權利委員會和薩米文化委員會。根據薩米權利委員會的建議,1987年通過了有關薩米議會和其他薩米法律事務的《薩米民族法》。1989年,薩米議會的首次選舉與挪威國民議會大選同時舉行,同年10月7日,奧拉夫國王正式宣布薩米議會首次會議開幕。

8 薩米族 -薩米議會

薩米議會是政府制定薩米民族政策的主要信息來源和對話渠道。薩米議會也負責一些領域的行政管理和政策措施的實施。挪威政府的公開目標是在薩米民族特別關心的事務上賦予薩米議會以更大的影響和權力。

薩米議會負責薩米組織及文化、經濟和語言計劃的款項分配。此外,一些對薩米文化具有特殊重要性的責任已由各個政府部門轉交給薩米議會。根據《薩米民族法》的條款,薩米議會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方面享有很大自治權和決定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