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郭春美(1964年-),高雄人,台灣歌仔戲演員。十三歲正式起加入自家的歌仔戲團。十七歲起挑大樑,成為自家戲班台柱小生。後來受邀至中視演出歌仔戲,曾用藝名郭鳳翎。

1 郭春美 -人物簡介

郭春美郭春美

郭春美為高雄縣鳳山市「春美歌仔戲劇團」團長,維持豐沛的表演活動,並致力推動歌仔戲創新。

郭春美出生於高雄的歌仔戲世家,一家三代都是戲班成員。父親郭朝明與母親林錦子在二十多年前共同創立「藝人少女歌劇團」,亦是團里當家演員。

郭春美自孩童起便粉墨登場,十六歲就在自家戲班扮小生,後來被延攬至中視主演電視歌仔戲《大漢中興》、《義薄雲天》等劇,以風流俊逸、俠骨柔情的逍遙公子「白雲天」一角,風靡全台,吸引了無數觀眾。

1998年,加入「河洛歌仔戲團」《賣身作父》的舞台演出,成為繼唐美雲之後的當家小生。正當人氣高漲時,卻因為懷有身孕,而告別了電視演藝生涯。之後自父母手中接下藝人歌劇團,擔任團長一職,並更積极參与公益與各種示範教學活動。

2 郭春美 -人物經歷

郭春美郭春美劇照

郭春美,「民國」五十三年生(1964),高雄人,歌仔戲優秀青年演員,出生於歌仔戲世家,目前是高雄藝人歌劇團當家小生,專攻小生,扮相俊逸,颱風瀟洒,被觀眾稱之為玉樹臨風,英姿颯爽,其舞台魅力令人難以抗拒,是最具明星氣質的天才演員。

十三歲正式起加入自家的歌仔戲團。十七歲起挑大樑,成為自家戲班台柱小生。後來受邀至中視演出歌仔戲,當時以郭鳳翎的名字參加演出。他的小生扮相十分俊逸,他的演技非常自然純熟,曾經吸引了不少的觀眾,而馬騰雲(新鳳凰蛋)、劉劇(秋風辭)等角色的演出成功,更是令人讚不絕口,在歌仔戲界的重要地位可見一斑目前為高雄縣鳳山市「春美歌仔戲劇團」團長,維持豐沛的表演活動,並致力推動歌仔戲創新。

前陣子日本寶冢歌劇團應邀到香港公演,據報導,還吸引了一萬多名日本籍寶冢迷遠從日本專程到香港支持他們的演出,極盡瘋狂,足見寶冢的魅力令人難以抗拒。在歌子戲界,也曾聽說諸如此類的事情,有很多歌子戲迷遠從台北專程到高雄為了看郭春美的演出,雖然路途沒有日本到香港來的遠,但能讓觀眾不辭辛勞,不顧路途遙遠,為了要一睹她的丰采,郭春美的魅力不亞於日本寶冢歌劇的當家小生呢!

郭春美曾經演過河洛在中視製作的歌子戲《慈雲太子》、《李世民夢遊記》及《義薄雲天》,尤其是《義薄雲天》中的逍遙公子~白雲天一角,最讓觀眾印象深刻,不僅武功高強,風流倜儻,又俠義多情,身邊時時不乏美女圍繞著,真是羨煞不少男人。

郭春美出生於歌子戲世家,她的阿公、阿媽、爸爸、媽媽都是歌子戲演員,從小就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地,就成為歌子戲的一份子,她不排斥演戲,而且非常喜歡演戲。小時候她不太喜歡念書,常常藉故不去學校,於是老師還特別登門拜訪,為了讓老師死心,她還和母親串通好一起向老師說明她不喜歡念書,只喜歡演戲,可見她和歌子戲結緣可能是打從娘胎就開始了。

郭春美說以前她剛開始演戲時還體會不出其中的道理,就像每次出台時,媽媽總是叮嚀她要面帶微笑,她當時的感覺是:又不是瘋子,為什麼要微笑,尤其是對不認識的人笑,總覺得很奇怪。現在的她已經可以瞭解媽媽的用意了,這是台上演員給台下觀眾的一種回應,也是台上的演員和台下的觀眾互動的一種表達方式。

問到郭春美曾扮演過什麼角色,她說沒有人一開始就是註定演小生的,都是要從小旦、三花、或是老生開始學習,所以她幾乎都嚐試過了,她說有時戲碼需要演出陳靖姑這個角色時,要是團裏沒有小旦敢演時(因為需要在台上脫胎生子)就得她演,(因為她比較大面神,不怕羞,她自己調侃地說)她還說她先生覺得她扮小旦的模樣很噁心,看不習慣,其實她的先生還真是她的忠實戲迷呢!

郭春美私下透露她最不擅於待客之道,曾經有戲迷大老遠跑去看她演出,到後台和她打招呼,可是她並沒有特別回應,讓戲迷們大失所望,覺得她很酷,事實上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不太容易親近,她解釋的說,其實她是不知如何和人打成一片,她很戀家,每演完戲後,就想趕快回家,所以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和戲迷們閑話家常, 所以請戲迷們多見諒。其實她私底下很幽默,下次再見到他時不妨跟她開個小玩笑,也許可以化解她給人很酷的形象,也可以拉近你和她之間的距離。 

3 郭春美 -重要演出

郭春美郭春美

郭春美出生於高雄的歌仔戲世家,一家三代都是戲班成員。父親郭朝明與母親林錦子在二十多年前共同創立「藝人少女歌劇團」,亦是團里當家演員。郭春美自孩童起便粉墨登場,十六歲就在自家戲班扮小生,後來被延攬至中視主演電視歌仔戲《大漢中興》、《義薄雲天》等劇,以風流俊逸、俠骨柔情的逍遙公子」白雲天」一角,風靡全台,吸引了無數觀眾。

1998年,加入「河洛歌仔戲團」《賣身作父》的舞台演出,成為繼唐美雲之後的當家小生。正當人氣高漲時,卻因為懷有身孕,而告別了電視演藝生涯。之後自父母手中接下藝人歌劇團,擔任團長一職,並更積极參与公益與各種示範教學活動 ,1976年,正式加入父母所創的「藝人」歌劇團,1980年,學武生,1981年,挑大樑演正生,1984年,電視歌仔戲還相當興旺,參與」河洛」在中視製作的歌仔戲節目演出,包括《慈雲太子》 、《大漢中興》、《李世民夢遊記》及《義薄雲天》等,尤以《義薄雲天》中的『逍遙公子 ~ 白雲天』一角,最讓觀眾著迷,這齣戲讓她聲名大噪

1998年,以《賣身做父》的呂鐵英一角,成為「河洛」「精緻歌仔戲」的當家小生曾演出文化場精緻作品,如《新鳳凰蛋》的馬騰雲、《秋風辭》的太子劉據和《彼岸花》的陳秋生等。曾參與」葉青歌仔戲團」公視《秦淮煙雨》演出在家鄉自組」春美」歌劇團
  
1976年,正式加入父母所創的「藝人」歌劇團重要展演或作品發表紀錄:1998年復出,以《賣身做父》的呂鐵英一角,成為'「河洛」「精緻歌仔戲」的當家小曾演出文化場精緻作品,如《新鳳凰蛋》的馬騰雲、《秋風辭》的太子劉據和《彼岸花》的陳秋生等,曾參與「葉青歌仔戲團」公視《秦淮煙雨》演出 。

4 郭春美 -作品年表

郭春美郭春美
1984 - 《慈雲太子》 中視
1985 - 《大漢中興》 中視
1985 - 《李世民夢遊記》 中視
1987 - 《義薄雲天》 中視
1998 - 《賣身做父》 中山堂
1999 - 《新鳳凰蛋》 社教館
1999 - 《秋風辭》 國家劇院
2000 - 《鳳冠夢》 民視
2000 - 《台灣,我的母親》 國家劇院
2000 - 《宰相佳人》 歌仔戲匯演-板橋
2001 - 《彼岸花》 國家劇院
2001 - 《秦淮煙雨》 公視
2001 - 《菜刀柴刀剃頭刀》 台視-新舞台
2001 - 《千古長恨》 台視
2001 - 《飛賊黑鷹》歌仔戲匯演-高雄
2002 - 《三戲正德皇帝》 中視
2002 - 《私生子》 中視
2002 - 《太子復仇》 中視
2002 - 《鴛鴦遺恨》 愛河音樂館露天廣場
2002 - 《祈願》 台灣新歌劇
2003 - 《太子回朝》 國家劇院
2003 - 《十五貫》 公視
2003 - 《鼠斗龍爭》 北縣文化局
2003 - 《恨鎖天倫夢》 台南
2004 - 《再世情緣》 鳳山國父紀念館
2004 - 《古鏡奇緣》 歌仔戲製作及發表
2005 - 《青春美夢》 歌仔戲現代戲(時裝戲)
2006 - 《幽月》
2007 - 《蘭陵王》 台北市城市舞台
2007 - 《巧計奪美》
2008 - 《將軍寇》 歌仔戲製作及發表-高雄縣鳳山市、台南市安平、台北市城市舞台
2009 - 《周瑜》 台北市新舞台

5 郭春美 -人物評價

郭春美郭春美

消化劇本能力高人一等
郭春美從十六歲就在高雄自家戲班扮小生,後來被延攬參與電視歌仔戲《義薄雲天》的演出,拜電視無遠弗屆的影響力之賜,使她原本侷限於南部的知名度擴及全島。幾年前她演出河洛歌子戲團的《賣身作父》,劇中她是個當街調戲良家婦女的紈﹝糸誇﹞子弟,戲份不重,倒是搶眼的外型令人驚艷,放浪形駭的壞胚形象自此嵌入觀眾的心中。爾後她再演河洛的《新鳳凰蛋》時,筆者剛好有機會做近身的採訪。還記得那天在板橋林家花園拍定裝照,她一身白色冠帶服,手中夾著煙,倚在石柱旁向著天空吐白煙,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後來才知道,她一直不喜歡《鳳》劇中的反派又蓄鬚的角色,劇團還因此為她改型變臉。

其實,郭春美台上台下都放電,是典型招蜂引蝶的鴛鴦蝴蝶派小生。她具有多吃不胖的優勢體質,所以除了冠帶服,幾乎均能穿出服裝的美感,像河洛《彼岸花》的陳秋生,頭帶寬帽著一身長袍出場,立刻引起一陣讚嘆聲!除了外型好,郭春美消化劇本的能力也是高人一等。為了兼顧自家劇團與河洛在台北的排練、公演,她必須做空中飛人來回趕場,但只要進入初排,她就能丟本,即使是像《秋風辭》那樣台詞文白交雜的戲,她照樣背得滑溜。悲劇英雄劉據這個角色拓寬了郭春美的戲路,不喜歡武戲的她,上了台比劃幾招還有一番架式。是她排戲之餘,放飯時間不時找武行套招的成果。

時裝魅力把現實的魯男子比下去
春美歌劇團在外台演出類似「新劇」的時裝戲時,郭春美削短的頭髮,合身的西裝或中山裝,搭配一條圍巾,一頂帽子,在台上對旦角或款款訴情、或使壞挑逗,不知牽引多少戲迷的痴腸!現實中的魯男子和台上風度翩翩的「他」一比,不就是破瓦對珠玉嗎?像該團的招牌戲《飛賊黑鷹》,正是主打郭春美的個人魅力,當她一身炫酷的飛俠裝在夜場燈光與音樂渲染現身時,立刻引起台下觀眾情緒沸騰!

郭春美總是挺胸抬頭、略帶外八地走路,有一股江湖大哥的流氣,走到哪身邊總圍著幾個「護君使者」對她侍茶奉水,被溺寵的結果,她成了自我調侃的「生活白痴」。郭春美煙癮奇大,有一次,在掛有「禁止吸煙」的排練室內排戲,她煙癮來了,便雙腳一內一外地跨在門檻,邊點煙邊頑皮地向人眨眼說:「我一隻腳踏在門外喔!這裡不禁煙對嗎?」搞得大家哭笑不得,不過,也有人將她表演的聲氣不足,歸咎於抽煙這個原因。

6 郭春美 -相關評論

郭春美郭春美
郭春美的生旦對手戲可能與她長年在外台演出有相當大的關係。這從她早期飾演白雲天到近來大匯演時演出胡撇戲《飛賊黑鷹》可窺端倪。就同前面黃香蓮篇提到的一樣,郭春美的白雲天在風流中隱透化不開的書卷味,也可換說是羞澀(或許因為年輕),卻因此給了白雲天這個角色更深一層的生命力。白雲天是個江湖中人,理論上文生的感覺要淡薄些才是(偏風流生或武生),可是劇本里的幾個情節都會讓人覺得白雲天應該有文人氣息的,例如白雲天在金家院聽到宛玉的簫聲,而有所感;和宛玉在慈音寺內賞景,下棋;為誆呂員外上當,前去鑒玩古物....,這等等都有風雅文士的格調,因此兩相互映更感契合。相較於《彼岸花》的演出,從陳秋生身上已經嗅不出白雲天有的書卷味,然而陳秋生這個角色才是真正的文生!在陳秋生這個角色上,風流生的感覺要比文生濃厚些。

外台的演出本來就較外放,也不似舞台電視受到拘受,加上外台演出風格的確和電視舞台有相當大的差異在,因此郭春美長期於外台演出受其影響。這是筆者深刻感受到郭春美在本身生角風格上的轉變,使她的生角形象漸呈」風流型」。  

事實上,郭春美亦擅長個性鮮明、具爆發力的角色,如《賣身做父》中的呂鐵英。《賣》劇最後一場發瘋戲讓不少觀眾印象深刻。可惜的是,近來她所詮釋的角色都是郁病深情的角色,包括相當於哈姆雷特的段懷德。在原著中為報父仇而有深沈情緒轉折的人物,因為加入過多生旦愛情戲后,段懷德在起伏情緒中到底是為父仇多些,還是為私情哀痛多些,已經有些界線不明了!尤其是最後一集,段懷德與和書琪(小咪飾)約好比劍前一晚,竟然夜祭和水蓮墳,還與她在夢中相逢…筆者反倒覺得段懷德應該去祭父墳才對?類似這部分劇情除了使莎翁作品的精神在改編后蕩然無存,同時讓郭春美飾演段懷德時,在保留歌仔戲傳統生旦戲特色,或是發揮莎翁原著人物精神這兩者的抉擇上有所扞格!顯然郭春美在詮釋上是挑了前者,理由在於劇本中過多的生旦戲也容易讓演員傾向選擇前者。

記得河洛《秋風辭》的節目本內,形容郭春美的生角散發一股邪氣…沒錯!《賣身作父》中,郭春美的呂鐵英是大反派,一般觀眾因反派角色的移情作用,對演員產生反感的情況似乎並沒有在郭春美身上發生,證明郭春美身上獨有的邪氣能為觀眾接納共鳴,所以照理說亦正亦邪的角色對郭春美而言也應相當有看頭。放眼當今歌仔戲知名小生中,具有此種特質的演員難有第二人。河洛今後在劇碼選擇上若仍以郭春美擅長的生旦戲為主,筆者期望在生角角色硺磨上也能多注一分心力為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